Tag: life-in-us

经历一场车祸:2016年8月19日

今天经历了第一场重大车祸。下班路上大约7点35分左右,我行驶在237从东北往西南的southbound上,车还挺多但是速度还可以。到了接近101 ramp的Mathilda exit的时候车速慢下来,可以明显看到前方车流已经停止了。我换到了最左侧车道,因为并不需要走101 ramp。前面一辆梅奔的SUV已经停下来了,我随即刹车,车速降到了接近0mph。这时突然从后方传来一阵很大的力道,感觉有人踹了一脚我的背部,车子开始往右边车道上过去了,我还没意识到被撞了,只是看到另一辆灰色的sedan从左边超过去,往前面慢慢停下。这时我才有清醒的认识:发生车祸了,我被撞了!已经完全不记得怎么停车的了,倒是记得把车载音响关掉,里面还放着锵锵三人行的录音。我没感觉自己受伤了,然后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气囊也没有弹出来。倒是前面那辆灰色的sedan在冒着青烟。从后视镜里也可以看到后面一辆红色的sedan受伤严重,仿佛司机正在开门出来。然后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在美国发生车祸,第一件事情应该是给insurance agent打电话。赶紧的。简单了描述了一下情况,询问该如何处理。保险经纪先是问有没有人受伤,我回答我似乎没有,其他人不知道。他就建议拍照,留对方的保险号。正在打电话,一对男女走过来(稍后才知道他们是路过的),大声询问我是否受伤了,以及他们已经打了电话报警,救护车和警察都在路上,大概10分钟就能到。电话中,问清楚了下车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匆忙下车。(后来才知道,其实这一段中间应该有挺长一段时间的,至少有5分钟。而我的感觉好像过得非常快。而且我并没有听到很明显的撞击声,或许冲击感觉超过了撞击声带来的刺激,导致后者被掩盖了。) 走去前面,灰色的Lexus驾驶座车门开着,里面驾驶座气囊已经弹出来了,一个微胖的亚裔中年男人看上去并没有外伤,但是据过来帮忙的路人说他胸口疼不能下车。但是Lexus的发动机部分已经完全被压缩得只剩下一半(质量还是不错的,毕竟这种情况驾驶座空间还没有收到任何挤压,而且车门也能正常打开),而且在冒着股股青烟。来帮忙的男士跟我低估了一句说不知道待在这辆车附近是否会有危险。应该是受好莱坞电影的误导,认为这种情况汽车离爆炸也不远了。但是我不好说什么,安慰他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离得远一点最好。 接着我去后方看那辆红色的Audi旁边观察驾驶员的情况。虽然各种零碎散落了一地,但是这个白人中年男士神志似乎还挺清楚,而且能自己下车打电话。我问他Are you OK? 他回答I DON”T KNOW! 估计是比我受到的震惊还要巨大一些。红色Audi的情况也不太好,后备箱支离破碎,前面发动机部分也凹下去一大块,虽然没有冒烟的迹象。我看他在打电话,就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还需要给家里通报一下。 可能是我镇定的语气起了蛮大的作用,葫芦妈情绪也比较稳定。葫芦奶奶和爷爷也没有很激动的样子。很好!拍照留存吧。这个空档还抖抖索索的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哈哈,我都为自己的镇静感到吃惊呢。回去车里安心等警察。 救护车先来了,一路拉着警报从跟237平行的辅路上风驰电掣的逆行而来。专业人员来了,我也不能干点什么,还是老实坐着为好。救护人员很麻利的样子,但是前后也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把伤者从灰色Lexus里面搬出来、绑上担架、抬上EMS。虽然我停气愤那个肇事者开车那么快不知道提前减速,害的我们困在车祸现场不能回家吃饭,但是仍然还是希望他不会受什么重伤才好。轻伤是需要的,让他记住教训不敢再开快车。 可以想象237上的车流已经被堵得一塌糊涂,因为我们占了3条车道中的2条。最右侧缓缓驶过的车辆中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拍摄事故现场。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但是一点也不想去关心他们的看法。I cannot care less! 警察终于来了,第一件事情是看我们三个的情况,然后就是把我的车开到路边去。接着等待等待……因为我这里情况最简单,第一辆车,被追尾,纯粹的受害者没有争议,而且人员看上去胖得很,能够经受撞击的样子,所以完全没有人来问我的感受。FML! 路边下来的好心人开车走了,没能在他们离开之前再说一次感谢有点遗憾。棕色皮肤的健壮小伙子和漂亮的印度姑娘,祝你们周末愉快! 警察来拿了我的驾照、保险(保险卡片上的日期过期了也可以,因为只要没换保险公司,续费后policy number是一样的)和registration(车辆注册单,也是最开始DMV给我的那张),之后就再也没理过我。到了大概8点15的时候,终于有个警察来问了我几个关于事故的问题并仔细做了记录。然后在8点30左右,我得到了处理意见:没事了,把撞烂了的后保险杠塑料壳扒掉,然后自己开车回家吧。我直接就懵逼了,“自己扒掉然后开车回家”,本以为能去见识一下警局长什么样子呢,哎…… 费了点儿劲扯下了耷拉着的塑料壳,还弄脏了我的裤子,上车,回家。一路上半吊着的排气管消音器发出阵阵不满意的声响。本来Subaru的噪音就大,这回及时修好了也会该更大了吧?妈的,干什么开那么快的车啊?混蛋! 跟保险经纪确认了几个问题: 当场没法交换保险信息,因为肇事者已经上了EMS。第二辆车的驾驶员也挺蒙的样子,而且一直在接受救护人员的检查。这样就只能等10天以后警察的报告了。先通过自己的保险公司付钱修车,然后再找对方保险公司赔付。这样是不会影响我明年的保费支出的。 第二天去dealership修车,然后可以租车。保留好单据,之后找对方保险公司报销reimburssment。 第二天去医院看医生。背部和肩膀都有隐隐作痛的感觉,尤其是兴奋劲儿过去之后。所有单据都保存好,之后找对方保险公司。 加州没有车辆的value depreciation,所以车辆因此造成的减值并不会被保险公司赔付。所以如果红色Audi的哥们儿的车没有报废的话,他就亏大了。 这个保险经纪还是挺专业的,大半夜的把我的claim文件发了过来。差不多了,记录到此。明天早起,先去修车,再去医院。

Advertisements